新闻中心 Case企业发展源于客户支持

当前位置:深圳翻译公司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“我是翻译,我为选手服务”——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项目随身翻译

日期:2018-05-02 / 人气:

随身翻译
“我是翻译,我为选手服务。参与世界技能大赛翻译工作这几年,我非常感激这个平台,让我长了不少见识。”日前,在世界技能大赛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上,作为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原型制作项目金牌得主黄枫杰“随身翻译”的曾幸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出了心里话。
 光头、戴眼镜、带着硕大的耳机听相声、一身休闲打扮,这就是生活中的曾幸。“穿着笔挺的西装时,绝对是个翻译官。穿上休闲装时,又是个十足的自由派。”这是大家对他的评价。
 今年30岁出头的曾幸,自称是一个年轻的“老盐城”。2007年,他从江苏省盐城师范学院英语教育专业毕业后,进入盐城技师学院担任教师。如今,先后担任电气装置项目和原型制作项目技术翻译的曾幸,凭借着出众的实力参加了在德国莱比锡、巴西圣保罗和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的第42届-44届世界技能大赛,并协助多位选手获得了金牌和银牌。
在每届世界技能大赛两年的备战周期中,集训选手们都被安排在全国世赛集训基地进行训练。而当初刚刚做技术翻译工作的曾幸,也曾对自己的翻译能力产生过怀疑。“虽说我学的是英语师范专业,但是没有半点理科基础。甚至连比赛用的设备、元器件之类的东西,我都叫不上名字。”作为世界技能大赛中国电气装置项目集训基地的盐城技师学院,索性让他停课脱产参与竞赛工作。
“每天我都会和集训选手一样,拿起剥线钳剥线,抄起手枪钻钉螺丝,抓起锯子来锯线槽。”靠着一点点的积累,曾幸逐渐掌握了大量专业词汇。
2017年,根据世界技能组织关于翻译工作的改革意见,从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开始,所有的翻译都要由世界技能组织随机安排。2017年6月,曾幸从世赛官网上看到自己被分配到了原型制作项目,顿时心乱如麻。他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才熟悉电气装置项目的技术特点,现在要去一个未知的项目,心里实在没底。
“我主要担心自己若是不能很好地理解新项目,比赛时犯了翻译错误,会影响选手发挥。”曾幸回忆说。
曾幸适时调整了自己的状态。他迅速和自己的前任翻译、后任翻译组成了“三人小组”,通过研究学习技术资料、网上沟通、随项目训练、多次参加国内外比赛等不同形式,尽快开展技术对接,熟悉、掌握新任项目相关内容。
2017年7月22日,曾幸前往原型制作项目集训基地——广州技师学院开展工作,到10月22日世界技能大赛结束返回家中,历时3个月。期间他一直泡在集训基地,没有回过一次家。
曾幸告诉记者,在第44届世赛中,原型制作项目虽然是我国第一次参赛,但是在此之前,项目集训基地已经对这个项目进行了很深入的研究。
在随后的3个月内,他一猛子扎进集训基地,与黄枫杰同吃同住,并以老大哥的身份,时刻帮助着这个只有20岁出头的年轻人。
“我会密切注意他情绪的变化,他在训练中取得进步或是遇到困难也都会跟我倾诉。”曾幸说。
 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比赛一开始,原型制作项目的技能管理小组对翻译的限制很多,在前期基本上不允许翻译参与任何事情。“我在不违反规则的前提下,尽量多地收集有用信息,提供给专家和场外教练,让他们可以及时调整选手的比赛策略。”在比赛中,曾幸密切与专家配合,在赛场随叫随到,准确翻译,及时向黄枫杰传达信息。
黄枫杰告诉记者:“曾老师既是兄长又是朋友,他不仅会照顾人,而且他的情商极高,做事有很强的责任感。”黄枫杰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是无尽的感激。
在世界技能大赛先进事迹巡回报告会中,曾幸始终穿着一身笔挺黑色的西服。他说这身西装至今只在3个场合穿过——世界技能大赛的开幕式、闭幕式和此次巡回报告会。因为他平时穿着喜欢随意、不受拘束,所以总是便装。
 今年4月后,曾幸又开始准备江苏省的技能赛事。随后,他还要陆续参加全国性技能赛事以及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抽签等活动。曾幸说,只要还能继续帮助选手站上世界技能大赛的领奖台,他还会倾注全部心血,还会穿西装打领带,毕竟那是技能荣誉的最高殿堂。
 
 
 
本文出自深圳翻译公司宏博

编辑:admin